中国(太原)煤炭交易中心电子邮局  点击进入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聚焦两会︱关于煤炭,代表们说了啥?
    两会还在继续。2017年我国煤炭供给侧改革渐入佳境,去产能超额完成任务,但也出现了煤炭供需紧张、煤价高企等情况。针对煤炭行业现存问题,两会代表们都提出了哪些建议、提案?新的一年,我国煤炭政策趋势如何?对此,小编特做了如下梳理:
 
    如何推广清洁煤的利用?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能源集团总经理凌文直言需要公正客观看待煤炭这种能源,对煤炭产业的态度要做到公平。“定义清洁能源时,不应该只看出身,而是要看排放。”从清洁方面来说,目前我国电煤的超低排放技术已经非常先进,无论电煤、锅炉煤还是散煤,都有清洁利用的解决方案。备受关注的民用煤方面,凌文指出,目前有洁净煤技术,即煤炭经过加工,能够将煤中的硫、氮氧化物先提取出来,然后将处理后的煤炭配合洁净炉具供百姓燃烧,这样不会排放出致霾物质。“所以我想说,现在我们在技术上,无论是电煤、锅炉煤还是散煤都有污染防治解决方案,我们国家又贫油少气、相对富煤,有这么多煤炭资源为什么不利用呢?凌文强调,煤炭未来仍具发展空间。
 
    如何去除煤炭僵尸企业?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神火集团董事长李炜表示,处置“僵尸企业”的难点在于“僵尸企业”存在很大的资产存量,涉及债权债务,还涉及职工安置,“这些涉及的资金都比较大。”在过去5年退出煤炭产能8亿吨的基础上,今年再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左右。这一过程,必然牵涉到亟需解决的“僵尸企业”处置问题。李炜建议,利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化解过剩产能的政策,一企一策,稳步推进,从根本上解决僵尸企业的历史遗留问题及失业人员安置问题。一是由政府和企业共同出资成立“专项资金”,专门用于僵尸企业的处置,在资金上做好保障。二是最大限度挖潜剩余资产价值,指导企业进行“腾笼换鸟”,推进产业置换和转型转产,充分利用已经盘活释放的土地、厂房、设备等资源,进行新的招商引资,战略重组或合资合作,最大限度减少资产损失,提升社会价值和经济效益。
 
    去产能如何处置企业债务?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副校长姜耀东建议:一、尽快研究制定去产能煤矿资产与债务处置具体的、可操作的实施办法。二、尽快修订和完善《破产法》。按照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通过兼并重组、破产清算等多种渠道,依法依规处置好去产能煤矿涉及的资产债务问题。三、加大政策支持与协调力度,鼓励金融机构推动市场化债转股工作,支持金融机构、基金等机构与煤炭企业联合设立基金,多渠道筹集资金,稳妥推动债转股落地,切实降低企业的杠杆率,有效控制企业经营风险。
 
    去产能如何关闭落后煤矿?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袁亮提出《关于去产能及关闭煤矿资源开发利用的建议》。袁亮表示,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十二五”期间淘汰落后煤矿7100处。预计到2020年,我国去产能煤矿数量将达到1.2万处,到2030年将达到1.5万处。煤矿关闭或去产能后,仍赋存多种可利用资源,比如地下空间、水、煤及共伴生资源、土地等。他建议将去产能矿井资源开发利用纳入区域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统筹部署、科学规划,把握去产能矿井开发利用的挑战和机遇,实现资源精准开发、科学闭坑与灾害治理、去产能资源综合利用、生态环境恢复美化的全生命周期的可持续发展。
 
    如何建立电代煤可持续发展机制?
 
    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政协副主席卢晓光建议,建立电代煤可持续发展机制,以促进北方冬季清洁取暖。卢晓光委员认为,为推动电代煤加快实施、有效运行,需着力解决河北电力供需紧张、建设改造投资需求大、运营成本有待疏导等问题。他建议,研究出台支持清洁取暖的政策措施,充分利用现有可再生能源发展、大气污染防治等资金渠道,加大对清洁取暖的支撑力度,对电采暖配套电网、储能蓄能等设施建设给予政策补贴;完善价格与市场化机制,出台发电侧峰谷电价政策,将清洁供暖用电纳入市场化交易,降低电供暖成本;尽快出台电力普遍服务补偿机制,支撑电网企业在偏远地区做好电网建设和运行维护工作。
 
    能否推出煤矿井下工人提前退休制度?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副校长姜耀东表示,尽管都是8小时工作制,实际从下井到升井,矿工在井下待的时间远远超过8小时。煤矿井下一线工作都很辛苦,如果还按照地面的标准,等到55岁退休,身体受不了,“希望从国家层面,能不能让这些职工比地面的人提前一些退休”。
 
    如何推动夜班生产全面取消?
 
    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焦煤集团西山煤电公司杜儿坪矿掘进一队副队长董林提议煤矿取消0时到6时的夜班。董林说,煤矿工人上班多实行倒班制,然而到了后半夜,人受生物钟影响容易打盹儿、走神儿,这与之前休息的好坏没有关系,而是一种自然规律。从安全角度出发,这种排班制度存在隐患。董林认为,一方面煤炭产业受去产能、产业升级转型等政策影响,没有夜间开工的生产压力;另一方面,煤矿工人对于生活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有充分休息、陪家人等诉求,也希望减少夜间劳动对于身体的伤害。
 
    如何提高煤矿职工收入?
 
    安徽六国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氮肥厂质计部副部长丁宏锁表示,“企业职工期盼增加收入。收入不增加,职工积极性就提高不了。长此以往,谁来企业做工人,就会成为大问题。”
 
    关注工人待遇的还有来自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茂县东兴乡新纪元电冶有限公司员工王安兰。作为一名羌族代表,他提议提高边远地区基层工人待遇、完善社会保障,“希望能为少数民族地区的发展留住更多人才。”